支教日记(第二周)

支教生活和事先预期的很不一样,但是我已经过了对很多事情有很高预期的年龄,所以每天面对不一样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抱怨。

教育不平等,支教生活的第一第二周就展示了一幅完全不一样的画面,没来这里之前,如果你问我什么是教育不平等,我会告诉你是钱的问题,现在我会告诉你,是怎么用钱的问题。你觉得汕头地区穷吗?没有人会说汕头穷,毕竟是曾经的特区嘛,那么你来一下吧,放眼望去,整个城市没有一个地方没有垃圾,农村就更加不用说了,垃圾就堆在路边, 我们学校还是“幸运”的坐落在区政府对面,所以周围的马路还没有那么脏,但是你乘坐长途打包,沿着广汕公路开一下,放眼望去,全是垃圾。

汕头就像East St. Louis..犯罪率说不定也能与其媲美。

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如此,一个学校更是如此,我做工作的小学,是省重点,有人又要吐槽了,哇靠,省重点还要支教?好吧,现实是什么?我的班级有61个学生,只有20个是有小学五年级水平的,也就是说拼音,阅读能力是没有问题,10个左右是作业从来不做(估计是不会),上课天天说话的。你可以想象一下他们接受的教育。这还只是语文教育。他们一周只有一节体育课,完全没有音乐和美术课,不是因为开不了,而是。。。大家觉得呢?

一天两节语文课。很多老师还觉得太少。。。。

放眼整个学校,硬件是好啊,但是多媒体教室是空着的,基本不用,其他的。就没有了。

我的孩子们呢?也是相同的问题,手机买得起啊,电脑也买得起,但是书呢,辞典呢?

所以最可怕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钱到底怎么花了的问题。

********************************

当然很多人可以说,孩子们不是人人都需要读书的,然后XXXX。做个支教老师,天天上课这么累,还是要回答来自五湖四海的质疑,我待在语文老师办公室,很多时间,都在回答这种样子的问题。

汕头地区的特殊性又来了,云南地区可能从骨子里觉得自己需要老师,而汕头地区的部分老师,觉得我们来不来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所谓。我当然现在也没有证明给他们看,我来这里是“很有所谓”的,我的学生总是说,朱老师,你好温柔啊,你从来不打我们。。。然后我被自己雷了一下,人生第一次被称为温柔。

各位朋友们,你们想想,如果一群孩子长大畏惧的只有“暴力”,我们民族的希望在哪里?我扯淡扯多了。。。

我当然懒得动手打人,因为打不动。但是具体怎么不用暴力对付孩子,我也只想出来一个,那就是“借刀杀人”。。

上周有一个孩子在班级里唱歌跳舞,戳女同学,我搞不定他,只好把班主任请来,结果打了两下,太平了一个礼拜。期间还要不断的用“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威胁他。

其实我个人觉得,你不爱听课,可以不听,但是不要打扰别人听课。但是这个孩子肯定有些ADHD(就是多动症啦。。。)我最好能想出一下搞定他的方法,免得下次再请班主任。)

************************************

我比较操心的还真不是好学生,好学生只要点播一下,这个学得比什么都快,他们非常的聪明,缺少的的确就是我这么个点播他们的人。

我也不太操心中等的同学,在我魅力的影响下,他们的学习状态也很不错。

对于这些不听话的,基础很糟糕的同学,我其实也不担心,毕竟有班主任的板子在,他们也不一定会怎么捣乱,但是就是他们让我开始怀疑起我在这里的价值,

如果我在汕头乡下呆了两年,我的班级还是好的好,差的差,差的同学还浑浑噩噩的,你说我来这里干什么,但是哇靠,你们也太花我心思,每天晚上梦见的就是这帮小鬼,很累的。。。。

我到底该怎么对付你们。

不过这帮小鬼倒是让我想起了跟我同住的三个大鬼 (有时候不由得很像吐槽TXX的选人标准和分配标准)。。。我过着人人都羡慕的生活啊,和三个美国家伙在一起,人家天天没事儿,一天一节课,一周准备一次课,天天睡到吃午饭,然后我呢,课多也就算了,还要帮他们当翻译顺带助理。

很多人吐槽美国人说,这个愿意来中国呆几年的美国人,十有八九都有点。。。但是我认识工作能力很出色的人,显然现在我还没有看出来我这里的几位的工作能力,除了他们成功地告诉我几年我在美国没有学到的有关美国人的事情。1)美国是one nation under alcohol…没有什么东西都可以活,除了啤酒。2)美国人说I want to do whatever I like to do 就算是在别人家的土地上。。不吐槽了。

在这个情况下,我实在看不出来,我们怎么可能可以一起待两年,不过他们以及那些成绩不好的小鬼们,让我彻底明白了,无法选择的事情,改也改不过来的事情,才是让人觉得措手不及,才最有存在干嘛。是吧。。

我也没有办法对付这帮让我大跌眼镜的美国人,别问我该怎么办,我没有办法,处理继续跌眼镜。包括那帮小鬼们,你要问我对他们有什么希望?你不如问问我对自己有什么希望,第一当然是要继续忍着,因为对于小鬼来说,你忍不住的地方,就是他们可以随时试探的底线,然后继续打持久战,我对于小鬼们的成绩没什么要求,只是。。小鬼们,你们对于自己的人生有要求吗?(跟五年级的孩子谈这个。。。。是不是有点。。。。。)

对于那帮美国人,为了世界和平,我也必须要忍,也许过完这两年之后,我也就知道解决世界矛盾的问题了。。。呵呵

***************************

教学上,我对自己的吐槽也很多

1)当然我继续吃尽,指令不清的问题,但是指令不清的原因是我对于他们不了解,实在不知道,他们理解问题的方式,这个也是慢慢来的过程

2)当然,课堂的管理还是很头痛,等了后面的同学,前面的同学开始乱,单单顾及好同学,那么基础有问题的同学。。就不用听了

3)想法还是很多很多,做出来一个想法还是很难很难。。。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