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北京

北京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独特的地方,一个可以慢慢居住,慢慢品味的地方。北京和上海市两个具有不同性格的城市,虽然两个城市的人总是喜欢拿对方开玩笑,然后动不动互掐一下,但是北京的确有着很多很多与上海不一样的味道:厚重,深沉。

我去北京已经早就不算旅游,算是去见一个思念许久的朋友一样。加之北京有亲戚,让我对于北京感受更为亲切。在北京的那几天也就是跟着朋友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面走走,北京的著名旅游景点我早就去过,而北京和上海是“生活”的城市,也就是说在著名的旅游经典过后,你愿意在这座城市里驻足。

虽然我的音乐天赋并不高,但是我对于声音很敏感,我很喜欢很喜欢北京话,尤其是从男中音嘴中说出来的北京话,非常非常好听,仿佛一下子可以说到你心里去一样。上海话和北京话是不一样的,吴越方言的美在于糯糯的感觉,这声音,会直接把你软化了,所以我爱听苏州美女说的苏州话,是吴越方言去最最温软的话语了,北京方言完全相反,字正腔圆,带着点俏皮的儿化音,比东北话温婉,但是比吴越方言坚强。这感觉就是恰如其分,不偏不倚,“要的就是这感觉”。

所以我愿意在北京不行,就是听着那特别的北京话,都是一种享受。

我回上海的时候大叫上海好冷啊,所以父母更加奇怪我为啥跑到更加冷的北京,其实北京一点都不冷,非常“爽快”,就像北京人爽朗的北京话一样。婶婶家里面可以穿着短袖,起床毫无难度,汕头、上海、北京,我唯一不赖床的地方就是北京!早晨5点爬起来去参加拉丁弥撒!

一座优秀的城市必定要海纳百川,有着自己的最最独特的一面,也要有融合西方文化的优良传统,而天主教文明就是代表西方文化最最深刻的精髓,如果一个城市有一座另中国人和西方人都骄傲的天主教堂,那么这座城市必然非同一半,比如上海,北京,大理。。。。。。

北京的教堂有着不一样的历史,最早天主教耶稣会的教士说服皇帝在北京城居住传教,利玛窦,到后来帮助辅佐康熙的汤若望,修建圆明园的郎世宁。他们是一群热爱天主,热爱中国文化的人。北京的四座教堂都有着皇家印记,主教座堂更是有着康熙的亲笔题字。教堂外面的青砖和北京城胡同的房子融为一体,里面红绿的主色调充分体现了作为皇家敕建教堂的气息,这是上海的教堂中完全找不到的味道。

上海徐家汇教堂和佘山教堂是亚洲都著名的教堂,相比北京统一青砖的色调,上海教堂的外墙色彩很多,徐家汇教堂是红砖砌成,非常特别的颜色,即使在高楼群里的徐家汇,她也是第一个吸引你眼球的东西,有她在,徐家汇才与众不同。佘山教堂是红砖绿顶,覆盖着碧色的琉璃瓦,她是被教宗敕封的minor cathedral,曾经发生过很多很多神迹的地方。

相比北京把西方的建筑和中国王家气息完美融合在教堂里面,你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中国的,皇家的。上海则是把一切美丽的东西整合在这座城市里面,大气谦和,每一座建筑你都可以说出个风格和来源,但是整座城市因而就成内外兼修,具有独特风韵的地方。

说起品味北京,还是不由得要说说最近为了备课在读的《城南旧事》是将一个台湾小姑娘在北京城南生活的场景,这再一次让我听到了北京独特的声音,看到了北京城历史的画卷。这本书的观后感,我会慢慢写出,这座可以让人生活,让人驻足的城市。现在的北京较之当时已经变了太多太多,很多历史你只能在公交车站的站名上体会到,现在的北京剩下的东西希望不要再被掠去了,否则,一种只有文化符号的城市,就太让人伤感了,这话同样适用于上海。

前两天和小外甥女。。(她居然说是我的闺蜜。。现在的孩子啊。。)去逛了田子坊,完全商业化了的上海弄堂,我不反对弄堂的商业化,但是还是希望一些有真正的上海人去驻足,否则遍地都卖和到处都可以买到的纪念品,那这个文化符号,真的只剩下了符号的意义,有关田子坊的议论和发现,我下次再写一篇日志吧。

上海和北京,在朝九晚五的忙碌中,在陌生人的包围中,很容易让人感到幻灭。这也就是我选择离开,去别处生活的原因,但是我直到,我终究是属于上海的,长在这座城市里面,她对于我的熏陶和教化,使我终身受用,希望晚年时候,也可以写本儿“城南旧事”,只是希望那个时候上海还在。。。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