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一个口无遮拦的孩子

想了很久,应该如何命名这个标题,我想了很久,熊孩子?不算吧,至少他也没有干了什么特别让我讨厌的孩子,没有教养?我觉得这个评价的贵族味儿太浓了,在这里,教育都没有完全到位的地方,谈教养有些奢侈了吧。不懂得尊重他人?不礼貌?这个,也许吧,但是有些笼统了。

Y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孩子,精力超级旺盛,嗓门很大,动不动就大喊大叫,尤其喜欢的对着女孩子叫。对着我当然也叫,但是自从被我罚抄了N遍弟子规之后,有些长进,至少记得对我说话的时候,必须轻一点。他上课喜欢不举手就乱说话,被我罚抄了50遍“人无礼,不足立”之后,也有些长进了。大家要注意,我罚抄的内容都是精心挑选过的,不是什么内容都合适用来罚抄的。

但是Y依然改不掉的就是口无遮拦,做事情不负责任。动不动跟人家竖个中指(我曾经警告过他,如果你将来竖给别人看,那么你的中指被砍了,别怪我。),动不动就用潮汕话骂骂别人。当然他还从来没有敢骂我,我知道,至少他是喜欢我的课,虽然我总是狠狠地罚他。

上周四,他又被我赶出去了,因为测验的时候实在太烦,有时候还不得不佩服一下潮汕男人和潮汕文化,在如此男权的文化里,男生可以这么烦,也真是世界一大奇观了,有时候也不由得用上海人的思维想想,是不是他们粥吃得太多了(上海人懂的,呵呵)。欧洲从小就教育男孩子要少言寡语,出口必然是字字珠玑。

然后周五,我批阅卷子的时候,愕然在他的卷子上看到了一句“FXXXK XXXX”的话,那种脏到极点的话。那时候我看了这张卷子,我脑中立马飘过两个解决方案:轻罚还是重罚?我对他的判断是他很喜欢我的课,在我面前也比较轻松,没有芥蒂。所以我如果轻罚了他,他肯定以后还会继续口无遮拦。所以我决定要狠狠地罚,在他心上留下一到不深不浅的疤痕,让他以后想起粗话,就记起今天。但是我也不希望这道疤痕彻底改变他对我的课的看法。

所以我把卷子给了班主任,班主任居然笑了笑。。。这个很好笑吗?。。。哎。。然后我把他叫过来,当着所有数学老师们的面说,这句话深深地伤害了我和我的家庭。我不会轻易原谅你的,你最好自己考虑清楚。

然后我大步回了办公室批卷子。然后他跑过来,先是轻轻地道了一声歉,我心中默想,亲,这事儿有这么好了解,姐还这么辛苦装生气干啥。然后我就狠狠地说:“这件事情没这么容易,你写的这句话不仅伤害了我,还伤害了我们家庭,一句道歉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我告诉你,我不想再在我们班级里看到你了。我没教过你这样子的学生,出去。”

这时候,亲爱的Y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放声大哭,他可从来没有中这么哭过。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然后我说,我继续不理他,批卷子。然后班主任来了,把他叫走,开始请他父母来。他伤心的走了。。。

然后下午,我叫他出去站着,他再也没有平时那种大喊一句粗话再出去的风格,而是很乖很乖地走了出去。接着我就开始对全班进行“尊重教育”。我开始重新完整地诠释“尊重”地表现

1)不准在以普通话潮汕话任何语言说侮辱他人的话。

2)不准以表情侮辱他人

3)不准以动作侮辱他们(明确说了,谁竖中指谁出去。。。)

4)不准“嘘”别人。

我明确地告诉他们,我最看重地两条品质就是“尊重他人”和“诚实”,如果谁做不到,谁就不要在我们班级里呆着。我以Y同学为事例狠狠地教育了他们。他们安静了一节课。

Y同学的父母来了,又是那一种,生了一群孩子,然后最后一个想管又没有力气管的。然后我就开始恐吓+安慰家长,亲爱的家长,你如果不管孩子,今天他只是被我叫出去站一节课,明天他就要找不到工作了。他那么聪明的孩子,就终结在自己手上了。

继续跟我抱怨这个孩子很难管。(每个管不好孩子的家长都这么抱怨。。。)

我说,你们要竖立好规矩

妈妈,他就不听我的,只听他爸的。

我,哦,那我下次跟他父亲好好聊聊吧。

断然送走母亲,计划下次家访,看他表现。

其实Y同学唯一的毛病就是口无遮拦,他写那样子的话也是无心的,我都知道。但是我就是希望他在这件事情上知道,不是每一个无心的错误都会得到原谅,有些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我希望他以后可以慢慢学会对自己的话负责任。

我对Y说,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我让你回班级,但是如果有下次,我们直接见校长。你写了这句话,已经让我对你改变看法,你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新竖立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回家写检讨400字,重新抄写卷子。

这个案例会继续更新,我希望我要的结果可以达到,我能如此“凶残”地对待他地基础是我知道他喜欢我的课,他的毛病仅仅就是口无遮拦,通过乱说话来实现自身所想要的一些东西,我的严肃就是想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这么做的结果是会很惨的。下周我将继续漠视他三天,然后找他聊聊,如果他认识到错误,我再对他逐步加温,如果没有认识到,那么就对他开始冷淡一些。呵呵。。。

*****************************

总有那么一两个怪兽触动着我的心弦,我处理过他们,惩罚过他们,我后悔过,也继续奋斗着,但总是希望他们转头给予:那张笑脸。请继续关注专题:朱老师和她的小怪兽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