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26岁的时候

记得他26岁的时候,我17岁。我暗恋他。现在我26岁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我收到了老朋友的一条短信,他结婚了,和他的博士生同学。我感叹了以下,这么多年,这个故事终于结束了。其实这个故事早已结束很久了。

其实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不想他,也想不起他,只是偶然看到他的微信,微博,两者也许是我加的他,也许是他加的我,但是难以去追究了。但是每次一想起,总会勾起无数对于过去自己的怀念,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回到过去了,那些我做过的傻事,我也不会再去做了。如此激烈热烈痛苦的暗恋,一生只会有一次,所以每每想起,我都会不禁一笑,然后就会想去和朋友闲聊这些事情,朋友们总说,这是很有意思的故事。

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不起当年喜欢他的理由,我只是固执地形而上学般地认为,他小提琴拉得很好,他喜欢写哲学味道很浓的文章,虽然后来我知道,前两者都不是真的,但是这都没有改变我对他的喜欢。也许正如导师所说,我喜欢的始终是自己的梦。

我很喜欢小提琴,也很喜欢哲学。不过这两者都成了美丽的梦。我没有把两者中的任何一样东西作为人生的专业。这也许就是恋爱和结婚的区别吧。所以“喜欢”的东西,越是喜欢美化他们,越是希望他们远离油盐酱醋,但是这真的只是浪漫主义而已。浪漫主义的东西常常就是燃烧熊熊烈火的姿态, 留下的只是灰烬,就如同当年的我,愿意无数次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有多么多么在乎他。其实我在乎他的感受吗?我真的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吗?我想这个问题我真的不好回答。

我现在作为专业追求的东西,依然非常理想主义,但是我却保持着一副慢条斯理的态度,很有选择的投入时间和精力,不是因为我不爱了,或者不追求了,只是我希望过日子了。好好的经营着自己的生活,希望细水长流,希望可以滴水穿石。这是“婚姻”,我对待我当作事业的东西的沉着,让我确信,我爱我的工作,一种成熟的负责任的爱。我不想一下子烧了自己,只表明了一个态度。

今年我26岁了,我教小学,但是我很多时候依然不知道怎么处理学生的问题。我想当年26岁的他也一定不知道怎么处理我这个小小姑娘的非常作人的暗恋吧。但是真是因为不成熟,所以暗恋才会发生,我才会在那个时候这么不惜一切的喜欢过一次,一生真的只会有那么一次。我想我日后的成熟,成长,以及我对于傻傻的自己的带着微笑的回忆,都和这个暗恋有关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