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26岁的时候

May 14, 2014

记得他26岁的时候,我17岁。我暗恋他。现在我26岁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我收到了老朋友的一条短信,他结婚了,和他的博士生同学。我感叹了以下,这么多年,这个故事终于结束了。其实这个故事早已结束很久了。 其实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不想他,也想不起他,只是偶然看到他的微信,微博,两者也许是我加的他,也许是他加的我,但是难以去追究了。但是每次一想起,总会勾起无数对于过去自己的怀念,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回到过去了,那些我做过的傻事,我也不会再去做了。如此激烈热烈痛苦的暗恋,一生只会有一次,所以每每想起,我都会不禁一笑,然后就会想去和朋友闲聊这些事情,朋友们总说,这是很有意思的故事。 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不起当年喜欢他的理由,我只是固执地形而上学般地认为,他小提琴拉得很好,他喜欢写哲学味道很浓的文章,虽然后来我知道,前两者都不是真的,但是这都没有改变我对他的喜欢。也许正如导师所说,我喜欢的始终是自己的梦。 我很喜欢小提琴,也很喜欢哲学。不过这两者都成了美丽的梦。我没有把两者中的任何一样东西作为人生的专业。这也许就是恋爱和结婚的区别吧。所以“喜欢”的东西,越是喜欢美化他们,越是希望他们远离油盐酱醋,但是这真的只是浪漫主义而已。浪漫主义的东西常常就是燃烧熊熊烈火的姿态, 留下的只是灰烬,就如同当年的我,愿意无数次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有多么多么在乎他。其实我在乎他的感受吗?我真的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吗?我想这个问题我真的不好回答。 我现在作为专业追求的东西,依然非常理想主义,但是我却保持着一副慢条斯理的态度,很有选择的投入时间和精力,不是因为我不爱了,或者不追求了,只是我希望过日子了。好好的经营着自己的生活,希望细水长流,希望可以滴水穿石。这是“婚姻”,我对待我当作事业的东西的沉着,让我确信,我爱我的工作,一种成熟的负责任的爱。我不想一下子烧了自己,只表明了一个态度。 今年我26岁了,我教小学,但是我很多时候依然不知道怎么处理学生的问题。我想当年26岁的他也一定不知道怎么处理我这个小小姑娘的非常作人的暗恋吧。但是真是因为不成熟,所以暗恋才会发生,我才会在那个时候这么不惜一切的喜欢过一次,一生真的只会有那么一次。我想我日后的成熟,成长,以及我对于傻傻的自己的带着微笑的回忆,都和这个暗恋有关吧。

Read More >>

没文化,真可怕——有关《呼兰河传》中的团圆媳妇片段

January 30, 2014

我不是一个极端女权主义者,但是我强烈反对女性的不尊重。很多人不会觉得自己对于女性不尊重,因为这个社会教导了大多数人,男性是占主导地位,男性是起主导作用的。所以一些细节问题上,他们不会觉得自己冒犯了女性,而是把它归咎于语言习惯不同,或者仅仅是“不会说话而已。” 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讨论性别歧视的问题,因为在中国性别歧视和风俗习惯融合在一起,一个受过教育的男性主导的家庭或者社会,我并不认为是意见坏事情,引起我想讨论这个问题的原因,就是最近备课中在看的《呼兰河传》,萧红以一个孩子的视角,揭示了一个没有受过文化教养的,赤裸裸的封建迷信下的男权社会,那种深深的痛,如同一把把剪刀狠狠地扎在人的心口上。 呼兰河的生活每个方面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不利的,在团圆媳妇这章上达到了一个高峰,这个小姑娘原本是个健健康康的姑娘,生命力在封建礼教下窒息,最后在封建迷信下丧命。而这场悲剧的主导者不是一个男性,而是同样一个在封建礼教制约下成长的丈母娘。这实在是让人感到恐惧。 我们支教老师总是问,所有人都知道重男轻女是不对的,为什么做了媳妇的姑娘对自己的下一代依然保存这这份重男轻女的思想?媳妇熬成婆,恶习一代传一代。 “没文化,真可怕”这是我看着这本书最深的恐惧,但是在中国,在女权主义的教育方面,我们还是非常非常的浅陋的。 我生长在一个文化极为宽松的家庭,我从来没有被告知过 女性必须是什么样子的。家庭不告诉你,并不代表着你们家亲戚不会告诉你,社会不会告诉你,而我能做的不过就是多问几个问什么。社会给予女性赋予的角色总是一个保守的。我不反对女性需要顾家,女性需要照顾孩子,我反对的是:“为什么一定要如此?” 女性是塑造出来的,你可以做你想要做的女性!很多人觉得波伏娃的这句话想个口号,有些说过教育的男性还把这句口号作为“袖手傍观”的借口:你不是一个独立女性吗?我觉得你可以搞定这一切的。然后我估计那个男的,就嘿嘿一声,走掉了。这个是尊重女性吗?这个男女平等吗?不是的。不和女生合作或者不帮助女性,同样也是一种歧视女性的作为。尊重女性是把她看成一个整体的、完整的人。 社会对于自由女性的塑造现在还是太过压抑了,我们被告知“你不可以的”机会,比被告知“你可以”的机会多得多,所以我想告诉我的孩子们,你可以的。尤其是女孩子。女孩子儿时对于自由女性的认识,会在将来社会中形成一种强大的抵抗力。抵抗那种让她们窒息的力量。虽然,我们最后都有可能会被逼回正轨。但是一个有教养的男权主义社会,可能就不会那么害人了吧 。  

Read More >>

品味北京

January 27, 2014

北京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独特的地方,一个可以慢慢居住,慢慢品味的地方。北京和上海市两个具有不同性格的城市,虽然两个城市的人总是喜欢拿对方开玩笑,然后动不动互掐一下,但是北京的确有着很多很多与上海不一样的味道:厚重,深沉。 我去北京已经早就不算旅游,算是去见一个思念许久的朋友一样。加之北京有亲戚,让我对于北京感受更为亲切。在北京的那几天也就是跟着朋友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面走走,北京的著名旅游景点我早就去过,而北京和上海是“生活”的城市,也就是说在著名的旅游经典过后,你愿意在这座城市里驻足。 虽然我的音乐天赋并不高,但是我对于声音很敏感,我很喜欢很喜欢北京话,尤其是从男中音嘴中说出来的北京话,非常非常好听,仿佛一下子可以说到你心里去一样。上海话和北京话是不一样的,吴越方言的美在于糯糯的感觉,这声音,会直接把你软化了,所以我爱听苏州美女说的苏州话,是吴越方言去最最温软的话语了,北京方言完全相反,字正腔圆,带着点俏皮的儿化音,比东北话温婉,但是比吴越方言坚强。这感觉就是恰如其分,不偏不倚,“要的就是这感觉”。 所以我愿意在北京不行,就是听着那特别的北京话,都是一种享受。 我回上海的时候大叫上海好冷啊,所以父母更加奇怪我为啥跑到更加冷的北京,其实北京一点都不冷,非常“爽快”,就像北京人爽朗的北京话一样。婶婶家里面可以穿着短袖,起床毫无难度,汕头、上海、北京,我唯一不赖床的地方就是北京!早晨5点爬起来去参加拉丁弥撒! 一座优秀的城市必定要海纳百川,有着自己的最最独特的一面,也要有融合西方文化的优良传统,而天主教文明就是代表西方文化最最深刻的精髓,如果一个城市有一座另中国人和西方人都骄傲的天主教堂,那么这座城市必然非同一半,比如上海,北京,大理。。。。。。 北京的教堂有着不一样的历史,最早天主教耶稣会的教士说服皇帝在北京城居住传教,利玛窦,到后来帮助辅佐康熙的汤若望,修建圆明园的郎世宁。他们是一群热爱天主,热爱中国文化的人。北京的四座教堂都有着皇家印记,主教座堂更是有着康熙的亲笔题字。教堂外面的青砖和北京城胡同的房子融为一体,里面红绿的主色调充分体现了作为皇家敕建教堂的气息,这是上海的教堂中完全找不到的味道。 上海徐家汇教堂和佘山教堂是亚洲都著名的教堂,相比北京统一青砖的色调,上海教堂的外墙色彩很多,徐家汇教堂是红砖砌成,非常特别的颜色,即使在高楼群里的徐家汇,她也是第一个吸引你眼球的东西,有她在,徐家汇才与众不同。佘山教堂是红砖绿顶,覆盖着碧色的琉璃瓦,她是被教宗敕封的minor cathedral,曾经发生过很多很多神迹的地方。 相比北京把西方的建筑和中国王家气息完美融合在教堂里面,你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中国的,皇家的。上海则是把一切美丽的东西整合在这座城市里面,大气谦和,每一座建筑你都可以说出个风格和来源,但是整座城市因而就成内外兼修,具有独特风韵的地方。 说起品味北京,还是不由得要说说最近为了备课在读的《城南旧事》是将一个台湾小姑娘在北京城南生活的场景,这再一次让我听到了北京独特的声音,看到了北京城历史的画卷。这本书的观后感,我会慢慢写出,这座可以让人生活,让人驻足的城市。现在的北京较之当时已经变了太多太多,很多历史你只能在公交车站的站名上体会到,现在的北京剩下的东西希望不要再被掠去了,否则,一种只有文化符号的城市,就太让人伤感了,这话同样适用于上海。 前两天和小外甥女。。(她居然说是我的闺蜜。。现在的孩子啊。。)去逛了田子坊,完全商业化了的上海弄堂,我不反对弄堂的商业化,但是还是希望一些有真正的上海人去驻足,否则遍地都卖和到处都可以买到的纪念品,那这个文化符号,真的只剩下了符号的意义,有关田子坊的议论和发现,我下次再写一篇日志吧。 上海和北京,在朝九晚五的忙碌中,在陌生人的包围中,很容易让人感到幻灭。这也就是我选择离开,去别处生活的原因,但是我直到,我终究是属于上海的,长在这座城市里面,她对于我的熏陶和教化,使我终身受用,希望晚年时候,也可以写本儿“城南旧事”,只是希望那个时候上海还在。。。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Read More >>

大地上的呼吸——余华《活着》

January 12, 2014

前几天我的新认识朋友还开玩笑说,我是从西方油画中走出来的,这无非说明了两点,第一,我是不现实的,或者太过理想主义,第二,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崇洋媚外。但是真正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都知道我对于生我,养我的土地有着一分沉重的情感,这个也许该叫做“爱”。 突然想起读余华的书,是朋友不经意的提起加之PM的学期礼物。我对于中国文学作品的了解并比多,尤其是当代作家的,我是一个比较懒的人,我不愿意浪费在不值得读的东西上面,所以我需要推荐,一是来自历史,二是来自值得信赖的好友。所以我常读死去的人的书,有时也读读好友推荐给我的好书。 《活着》是一本厚重的书,我不大愿意用“沉重”来形容他,福贵的一生纵然悲惨,那都是民族国家的悲剧,而就他本人来说,他是一个英雄,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悲剧英雄,而是扎根大地,脚踏实地,承载民族灵魂的英雄,他不平凡,因为我们都平庸了,谁都活不到他那般真实的程度,少有人可以和他一样,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 依然选择活着。这就是我们这代人最最缺乏的东西,活着的力量。对于最传统的东西的执着:生命和生命的延续。我自己就是缺乏这种力量的现代人,我畏惧婚姻,畏惧家庭,只想着成为大地上漂浮的灵魂,倘若我无法真实地活着,我的结局亦或是幻灭,或是孤独终老,没有故事的终老。 也许有人会把余华对于民族灵魂的阐述和鲁迅对于民族劣根性的阐述放在一起讨论,我也这么想过,在悲剧的人生里,我们为什么就没有诞生积极反抗的英雄。每一个不同的人活出自己的样子,走好自己的人生,就是最坚强的反抗,最真实的反抗就是最真实的活着。 “你一定要活下去。” 中国文学总是淡淡的,不经意间就会让人想起自己的生活,不像阅读西方的故事,我始终在某种程度上会是一个旁观者。福贵的故事不由得也让想起我们的孩子们,在社会的最底层,从小被多少注定了将来做“奴隶”的命运,很多人也许觉得奴隶这个词语太过分了,但是试想,所有的人都早已告诉他们,他们未来的命运就是打工,只有打工,没有其它可能性,这难道不是生来为奴的命运?很多受过教育的都看到,他们现在干的活将来肯定会被机器所取代,他们会失业。但是我却说,他们不会,因为对于奴隶主来说,人可以成为最便宜的机器,甚至是没有成本的机器。 活着,若感受不大“生命”,那不是活着,而是行尸走肉。记得作者在《活着》文章开头说的那句话,没有多少人能像福贵那样如此真实的感受着自己的生命,所以他的故事才精彩。 我们是否真实地感受了自己的存在?我们是否还会说,我心痛,我难过,我悲伤,我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在越发的减少感情的投入,我常说,别闹了,不说了。。。这种畏惧,背后是我在麻痹自己。幸好,我还很爱自己教的孩子,很爱自己选择的社工专业,因为我还不经意间会说孩子们是薄情寡义的家伙,倘若我真不再爱了,也许我也就不在意他们是不是爱我了。但是我知道,从某种程度上,我已经开始回避最真实的“爱”,现代人的虚弱吧。 我们的孩子也一样,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让他们感受到“活着”的力量,感受到自己的力量?真实的活着,就是力量,就是改变,就算最后时代依然带来悲剧,他们也有了好故事!

Read More >>

A ” Problematic” Church

September 24, 2013

Days without electricity always teach us about the speed of time fleeting and how much we should treasure the day time we have. During the past three days, I finished the two books of City of God and  class plan for the a week which really make me doubt how  I used my time in the past a month.. I complain I did not have enough time? In the miserable…

Read More >>